改革开放四十年 筑梦青春新时代——文化与传播学院学生党员暑期社会实践成果展示(五)

发稿时间:2018-10-15浏览次数:96

一榫一卯一匠心——他用一生诠释韩岭人的品格

老师傅今年75岁,育有五子一女,孙子在国外读书,生活闲适。家中祖祖辈辈都在韩岭,以种田为生。那个年代,读书对于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来说是一件奢侈的事,但母亲坚持让他读了书。母亲告诉他,没有文化,一辈子都只能是农民,子子孙孙都难逃穷困的命运。于是他成了家中第一位走进学堂的儿郎。




天资聪颖的他,外加学习刻苦,成绩始终名列前茅,然而家境贫寒所迫,终究未能完成学业。话到这里,老师傅轻叹一声,止不住的遗憾与苍凉。辍学回家后,他跟着父母去后山种地,但母亲不甘让子女一生屈于人下,永无出头之日,不愿再让他触及农事。

可日子总要继续过,恰逢村中有人指路,后山多坟冢,占用了大量土地,清理散葬的坟墓为形势所需,他便抛下了锄头,勇敢地闯进了后山。坟头的许多材料是城市稀缺的资源,年纪尚轻的他沿着家门前蜿蜒的溪河,将那些材料运进城区,换取生活费,补贴家用。

十几岁时,他偶然见到村里乡亲们家里新添置的木质家具,羡慕不已。精美的做工,实在的木材,细腻的纹理,携着木头本味的清香,让他大开眼界。他告诉母亲,他想成为一名木匠。

攒着清理散墓的一小笔积蓄,他独自一人出了村。

一心想拜师学艺,他奔走各处求学,可无人愿收一个乳臭未干又毫无背景的毛小子,无奈之下,他到处偷师学艺,苦练劈、刨、凿、锯、钉、雕、锉等木工技艺,自学成才。

锛凿斧锯,推拉刮刨,灰头土脸成了他的日常,但他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欢这份事业。

改革开放不久,村子里许多家庭都富裕了起来,开始建新屋添置新家具,他抓住时机,给村子里的人家做家具,门、桌、椅、橱,他都能独自一手包办,做出来的家具既美观又耐用,邻居街坊们也纷纷来找他添置家用,当地许多居民家中都留有老师傅木工活儿的痕迹。

一榫一卯一匠心,几十年的积淀,在力量与意志的较量中,他手上的茧愈发厚重,而技艺愈发纯熟,内心亦愈发澄明。

可惜的是,随着时代变迁,能在夹缝中艰苦顽强流传下来的技艺很少,老师傅的手艺没能继续传承,然其匠心永不磨灭。“嗜之越笃,技之越工”,从前他的兜里总是装着一把尺,那是测量木头的尺,而如今他的心里还有一把尺,那是衡量人心的尺。

韩岭的匠人不止老师傅一个,百年传承的文化底蕴,让这座古村孕育出无数才子佳人。

韩岭人如木器,谦虚,委婉,内心却坚强,淡雅,进退自如。

那些经手老师傅的木制品,如今大多都难寻踪迹了,但它们曾于寻常处默默悦人,始终不引起过分热闹的关注,如同历经百年磨砺的韩岭,古朴低调,保有独立而素雅的品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