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德树人 传道授业——文化与传播学院师德师风事迹展示(十一)

发稿时间:2018-03-14浏览次数:70

知行合一致良知立德树人至明师

——记文化与传播学院马嘉老师

马嘉,中共党员。新闻学博士,主要研究方向为新闻学原理,东北新闻史。先后在《现代传播》《国际新闻界》等权威杂志发表论文学术论文多篇,出版专著《学术与职业——日本高等新闻教育研究》,获批教育部2017年人文社科一般项目。2001年——2002年在辽宁教育电视台任兼职新闻记者,2004年、2013年先后作为受托研究员、客座研究员到日本龙谷大学、兵库县立大学访问学习。曾在南京师范大学、沈阳师范大学任教。现于万里学院担任新闻系教授,主授新闻学概论等专业理论课。


亲其师,信其道

马嘉是东北人,大学毕业后就站上了三尺讲台,一站就是24年。

2016年她来到万里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任教。与之前的教学经历相比,她认为:“万里学院的学生很有创新精神,有头脑、很活络、实践能力比较强。”马嘉把教书工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所授课程得到学生的广泛认可,同时她对教学工作也充满期待:“我们班上的学生知识丰富,喜欢和老师探讨问题。课后学生和我在讨论新闻事件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敏锐的新闻素养,听说他们在新闻实习中的表现都不错。希望我的课程对他们的成长进步有所帮助,为了他们的锦绣前程我会更努力上好每一堂课。”作为万里学院“2年级”的新兵,马嘉对自己在万里学院的教书生涯多了几分期许。

在万里学院,马嘉秉承了一贯的教育原则,即“亲其师、信其道”。她认为:“作为传道授业解惑者的工作从不止于知识的讲解。在教学过程中,教师应该主动拉近与学生之间的距离。‘亲其师、信其道’,教师的人格魅力很能够吸引学生。即便是在日常的人际交往过程中,一个人也是要靠他自身的人格魅力打开这个局面,跟学生在一起更是如此。你要想自己的认知被他们接受,先得让学生能够喜欢你、走近你。以平等的视角关心他们,能够建立亦师亦友的关系是我的理想。”


知行合一,教学相长

《阳明博雅学堂》是万里学院开设的一组全校的公选课。马嘉讲授《浙东报人“知行合一”品格概要》时,把要点放在了“知行合一”和“浙东报人”上。她说:“排除鲁迅先生身上文学家、思想家、革命家这样的光环之后,他还是一位报人。因为他不仅自己创办杂志,还在报纸、杂志上投稿,发了很多优秀的杂文,我们称之为‘投枪匕首’。在他身上看到了更多的是‘知行合一’”。马嘉在备课的时候,不仅深入研究王阳明的“心学”体系,挖掘“知行合一”的内涵,更多的是从浙东文化濡染下的报人身上发现他们“知行合一”的品质,将理论学习与现实生活紧密勾连在一起,从文化相似、地缘接近的角度引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由浅入深、循序渐进地完成教学工作。

王阳明的“知行合一”就是良知和你的行动之间是没有间隔的,“知行”是一体的,当你在表现某种行为的时候就是你的良知在驱使你发出这个行为,才会有事情的结果,“知行合一”就是要我们的灵魂和外在的呈现方式是一致的,教学也需要“知行合一”。马嘉善于把讲学理念、教学原则贯彻到教学当中去。她通过阅读文献、参与实践、与同行交流等方式吸收直接或间接的经验,来不断提升自己的学术水平,改革教学方法。与学生间的互动也使得马嘉受益匪浅。在上课的过程中为了让学生能有所启发,她设置了很多研讨环节,“我常常会跟学生讨论问题,当然在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中也很愿意向他们请教”。“教学相长”正是马嘉眼中最理想的教学效果。


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

执教以来,马嘉把“培养出更多为新闻传播事业做出贡献的学生”作为目标。她希望学生今后能在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,能把他们学到的知识学以致用,“能够做到兴趣、专业与职业三者合一,对学生而言是比较幸福的人生”。马嘉认为自己是一位严格的教师,“我对学生的要求比较严格,大学四年是人的青春时光中不容荒废的,应该好好利用起来,学好专业知识,打好专业基础。”马嘉注重理论与实践并重的教学方式,善于创新自己的课程教学方法,在实践中给学生以启迪。在给15级学生上新闻学概论课的时候,她让学生分成小组,每个小组各自完整地完成一期新闻播报,新闻的采集、采访、播报以及点评都由学生参与完成。这真正做到了让学生在实践中思考。

沈阳师范大学的15级的学生是马嘉离开前带的最后一届学生。有个学生每逢节日都会给马嘉发节日祝福,平时也不忘向老师汇报自己的点滴进步,对此马嘉颇有感触。“虽然离开了那所学校,但是还有学生想着我,时不时的还跟我联系,当老师那么多年,如果学生还能记着你那是最幸福的。学生和老师的交往没有什么功利性,很简单、很单纯。”马嘉动情地说。

马嘉认为万里的学生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。宁波是一个很兼容的港口城市,具有开拓性、包容性,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文化和信息在这里汇集,以及超前的技术优势、繁荣的经济环境构建的媒介生态,对学新闻的学生来说是很好的资源。所以,马嘉殷殷寄语文传学子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!”

文/金晓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