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贤德教授:文本细读,叩开经典的大门

发稿时间:2017-12-25浏览次数:10


0171220日下午,文传学院在52118开展了一场主题为“文本的细读”讲座活动,由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於贤德教授为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全体同学讲述了一种较为专业的文学阅读方法——文本细读。

当今社会是一个读图时代,我们更多地进行着手机阅读,以至于腾不出时间去细读、精读文本,那些快餐式知识打着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的旗号,分裂我们的时间,而於贤德教授带着我们从细读的意义讲起,讲述了细读的三个流派:燕卜荪的细读、克林斯·布鲁克斯的“细读法”以及傅庚生先生的“水磨”功夫。於教授说细读就像“水磨”一样,它的环节多、过程慢、领会细,但只有这样的阅读才能让我们对文学文本有更深入的理解。

於教授在讲座中通过讲述他自己在细读过程中的所思、所感,来向我们展示细读的魅力,於教授讲述了三个案例,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细读杜甫《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》里的雷霆岂能“收”震怒,於教授说他觉得这里的收不恰当,与雷霆气象和意蕴不符。我们很多人都读过杜甫的作品,为什么我们不能发现这些问题,因为我们心里有一种权威意识,我们认为那些名家的作品一定是好的,所以从不敢去质疑。

於教授还讲解了文学细读的三个途径,首先是细心领会,这是读经典的前提,一字一句揣摩方可见真意;其次是细腻感受,细腻感受可以让我们领悟作品的生动性、多义性、准确性与复杂性;最后是细致分析,文本的审美特性和内在矛盾要求我们要细致分析作品的深层含义,如果你只求大概,那你是永远叩不开经典的大门的。

在讲座的最后,於教授问我们杭州八景中的“断桥残雪”的雪是不是真的雪,这个问题难住了不少同学,我们一直都觉得那就是真的雪,而於教授认为“断桥残雪”里的雪不是真的雪,而是柳絮,柳絮纷飞的时候,就像漫天飞舞的白雪,这更符合江南的景致,并且也能在谢灵运的诗中找到依据。

“书犹药也,善读之可以医愚。”如果你学不会细读,读再多的书都是枉然,因为你的每一次阅读都只是简单的重复。於教授以他的身体力行告诉我们,不管是读书还是做学问都应该用心,还要学会质疑。

放下手机,离开那些快餐式的阅读和碎片化的知识。捧一卷经典书籍,用细读叩开经典的大门,跨过时光和作者来一次心与心的交流。


/杨德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