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人生因为新闻而出彩――访《温州商报》记者董冰乐

发稿时间:2006-08-12浏览次数:

文�常珂

她在《温州商报》是响当当的人物,她的同事和领导都夸她有才气,又勤奋,有着一个新闻人特有的气质。她就是董冰乐,浙江万里学院03届新闻专业毕业生。董冰乐常说,她的人生因为新闻而出彩。通过采访,让我理解了这句话深层的内涵。

在失意中崛起的新闻学子

2000年的7、8月,对于董冰乐来说,是她人生中最失落的一段时光,高考的失利和一纸专科的录取通知书,使性格原本开朗的她,闷闷不乐,忧心难解。失望、无奈的灰色心绪,使她犹如跌进深渊一般,感觉生命从此没有光彩。董冰乐说:那时进万里学院读书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,万里,万里,我是万不得已才来到万里。

然而,说来也怪,大一时班上很多同学都选冰乐做班长。出于对自己高考失利的发泄,她大声宣布,我不要做班长,从小学到高中,我一直是班长,累死累活,耽误的还是自己的学业。

可以说,大一的董冰乐自暴自弃,暗淡无光,她还没有摆脱高考失利的心理阴影。但是,在期末考试中,看似学习松松垮垮的冰乐,却轻轻松松地拿下了那年的单项奖学金,这让班里的同学大跌眼镜。

大二要开学了,大学的三分之一过去了,冰乐打算“一如既往地”无精打采。但就在开学前,她接过母亲给她的学费时,她的心不禁一颤,似被针狠扎了一下。

这一次,冰乐的妈妈没有让她用银行卡去交学费,而是让她带着16000元现金去宁波。当时她就愣了,掂量着这一迭沉甸甸的百元大钞,冰乐突然感觉到父母花这么多钱供自己上大学真是太不容易了,自己不好好学,就等于是挥霍父母幸苦挣来的血汗钱。这一刻,冰乐感到很愧疚,“花那么多的学费不是过来混日子的,我要重新开始!”

开学后,班主任王雅灵老师主动找冰乐交谈:“你不应该是这样的,振作起来好吗?”就这么一句话,让冰乐觉得老师在寄予自己希望。于是,冰乐开始找回了那个开朗、自信、向上的自己。班里的同学再一次相信了她,第二次的班长竞选,冰乐拿到了最高的票数。这回,冰乐告诉大家,告诉自己,“我不应该是这样的,我会振作起来的!”

冰乐的进步,让文传系的许国君书记注意到了。为了进一步鼓励董冰乐,许书记时常在百忙之中,抽出时间,与她长谈。冰乐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有那么多人在关心着自己,高考的失利,虽然没能使自己上理想的大学,但在“以生为本”的万里学院,自己才体会到了更多的爱,老师的,同学的,似一种亲情围绕在自己的身边。

从大二的下半个学期开始,冰乐当选为系学生会副主席,风风火火地组织着系里的各项活动,各种文艺汇演,文传学院都拿下了全校的冠军。第二年评奖学金,冰乐拿下了二等奖!另外,她还报考参加了新闻学本科自考,在高宁远、阎怡男等老师的细心指导下,她门门考试都高分通过。那段时间,她脑袋像炸了一样,恨不得分开两半来进行学习。

工夫不负有心人,在董冰乐的坚持和努力下,她如愿地拿下了浙大新闻学的本科自考毕业证书。

跑新闻才知真社会

大学毕业以后,冰乐经考试选拔,如愿地进入了温州商报社工作。在报社,她有幸遇到了一位恩师――《温州商报》编委高亚。

在新来的一批大学生中,高亚老师对有几分灵气的董冰乐十分关注。一次,高亚老师问冰乐:“你知道什么是现实社会的新闻吗?”冰乐一脸茫然,因为新闻的教科书只解释什么是新闻。“看来,我要给你上一课了!”高编委笑着说:“现实社会的新闻就是要告诉大家许多好玩的、有趣的东西。在商业类报纸都自负盈亏的情况下,广告收入是决定报社生存发展的最关键因素。而广告商是否愿意投广告于这份报纸,很大程度是取决于报纸的传播效能。一份报纸的传播效能是以发行量为基础的,而一份报纸的发行量又取决于大家喜不喜欢看这份报纸的新闻。如果你写的新闻有趣、好玩,才能吸引大家的注意,商家才有投资的兴趣。”当时,冰乐懵懵懂懂,一边嗯、嗯地回答,一边又狠狠地点了点头。

冰乐说她很敬佩高亚,是高亚老师一手把她带起来的。在报社,大家都熟悉高亚的一句口头禅:“这个太好玩了,还不去做么?”

在报社领导眼里,冰乐是个很有才气,又有冲劲的女生,为了尽快地培养她,领导就让冰乐独立去跑热线,尽管当时她还是个实习记者。冰乐坦言,跑热线是很累人的活,一个电话,就要天南地北,不分昼夜地跑出去,但跑热线对新手来说,却是非常锻炼人的,它能使你认识很多社会上的人,也能使你最快速度地接触到社会。有了跑热线的经验,冰乐开始主动地向领导请缨:“有什么任务叫我好了,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会出去的。”

终于,机会来了。那天,凌晨6点不到,大雾笼罩在高速公路上,一场灾难就在那里发生了,40多辆车相撞,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!所有温州媒体的热线都被打爆了,但因为太早了,一些报社不是没有人值班,就是派不出记者。此时,商报的领导想到了董冰乐。于是,凌晨6点,她与另外一个摄影记者出发了。现场封锁,不让进,她灵机一动,伸手拦了一辆正赶往现场的120急救车,混了进去。他们两个是同城媒体中,最早进入现场的记者。到了现场才知道实际情况比电话里说的还严重,20多人死亡,冰乐从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,吓得蹲在地上直呕吐。冰乐对我说:自那以后,我3个月都不敢吃肉。

回到报社,冰乐洋洋洒洒地写了一整版的报道,兴冲冲地跑去给领导看。

领导看了,笑着说:写得很好,但不能发,你重新来过!

冰乐急了:为什么?我写的都是事实的真相啊!

领导说:你太天真了,按通稿的死亡人数写,报道的角度也要换,不能直接写车祸,而是写车祸中,消防官兵和医务工作者是怎么救人的。

冰乐顿时蒙了,学校里学来的知识怎么在实际中就……,但新闻讲求的时效性还没有改变,于是,她还是听话地坐了下来,抓紧时间,全部重新写过。当另一个整版的消息放在领导面前时,冰乐嘟囔着嘴,可领导和高亚编委却笑了。

稿子发出后,报社的人都认识冰乐了。然而,冰乐却对所从事的新闻工作有了新的认识。冰乐对我说:“从事媒体工作的大学生,不仅要看清现实社会,而且还要理解现实社会,做记者必须要深知社会的厉害关系。”

冰乐迅速成长着。在商报,她最先跑经济线,商场上的黑白两道都“混”得如鱼得水。她笑着说:“刚开始的时候,常常到相关单位领导的办公室坐坐,喝个茶,混个脸熟,与他们聊聊天。他们认识你了,和你建立好关系了,也就常常提供有用的线索。”当然,冰乐在与他们聊天中,也发现了很多新闻题材,而且报出的都是独家新闻。

如果有选择,我还做万里的新闻学子

毕业后,冰乐对母校很怀念,每年要回个三两次。回去了,就到学校的后街买几杯珍珠奶茶,她说,奶茶店的老板都还记得自己。她最喜欢老板冲着自己喊:“嗨,你回来啦!”这真是一种回家的感觉。有时间,也去马原老师家闹一闹、玩一玩,冰乐说,毕业后马老师待他们就像待朋友一样,有时候三、四个同学都睡到他家里去。

冰乐也感激老师的教诲。她说,在校学习的时候,老师总是说,一个合格的新闻工作者,不是用电话采访出来的,也不是在报社里编出来的,而是亲自跑出来的。对之,冰乐牢记于心。每次跑新闻她都要实地去采访,因此,她获得的细节总比别人要多。

冰乐说:我的同事们都很羡慕我们万里毕业生,因为文传学院的领导和老师们每年都要到报社看望我们,再三叮嘱我们,工作要勤奋,为人要勤快。冰乐说她开始进入商报做实习生起,最早来报社上班的都是她,擦桌子,扫地都她一个人包了,直到到现在还保持这个习惯。同事们嘴里不说,心里总会记着她的好。

我说:在商报你已是“成功”的老记者了,为什么还要这么勤快?

冰乐回答说:成功谈不上,但我在商报确实是干了四年的“老记者”了,但我不会不会倚老卖老,在内心还将自己当实习生来看,时时提醒自己要端正好心态,仍需不懈的努力。

最后,冰乐说:我为我是在万里读书而感到幸运,那里的老师,那里的同学,在那里度过的每一时刻,都是那么的美好。如果,再给我的人生一次选择,我坚信,我还会选择万里,还做万里的新闻学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