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求属于自己的天空----访宁波电视台摄像记者王一波

发稿时间:2005-05-25浏览次数:

/曹燕

在采访王一波学长之前,我曾在高宁远老师主编的那本《春华秋实》中,看过一篇关于王一波的文章,觉得他是一个随和、开朗、厚道的男生。那天,电话里约他采访,他说:“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尽力配合你的采访”。他答应得很干脆,而且不时传来阳光男孩般爽朗的笑声。

  但由于宁波电视台最近在赶拍一部生活片,担任摄像的王一波一直抽不出时间来接受采访。直到约定的时间过了十多天,他才结束了忙碌的拍摄工作,接受了我的采访。

一个爱心故事使他选择了宁波

    生活中的故事,故事中的生活,会让我们发现很多感人肺腑的故事,又会让我们感受到某个人抑或是某个城市,在冥冥之间有着某种牵连。

2003年的夏天,王一波毕业了。他放弃了父母为自己在杭州安排好的工作,毅然决定自主、独力地在宁波寻份工作。寻找工作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苦的,但这并没有动摇他的信念。最终,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凭自己的实力通过了电视台的所有考试,以优异的成绩留在了实习单位――宁波电视台。

王一波告诉我,他没有后悔留在宁波。宁波到底有怎样的魅力,深深吸引着一波?于是,他给我讲述了一个关于他,关于宁波的爱心故事。

故事发生在2005年3月,罗南英――青海省乐都县高店乡河滩寨学校29岁的语文教师,3岁男孩鹏鹏的妈妈,一个找到了骨髓配型却无力支付60万元骨髓移植医疗费的白血病患者,在她绝望时,她想到了即将失去母爱的儿子。为了弥补对孩子的教育和慈爱,罗南英决定在病房里给孩子写信,为的是在她死后孩子能每天收到她的来信。这一事情被媒体报道后,宁波人用博大的爱心捐助她,这不仅感动了罗南英,而且也感动了她的家乡青海,感动了一座又一座城市。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罗南英的情况,宁波电视台《百姓》栏目派出一个摄制组前往罗南英的家乡――青海省乐都县采访。王一波有幸参加了这次节目的拍摄,随同事一起在罗南英的家乡开始了三天三夜的采访。当他们来到罗南英任教的乐都县河滩寨中心学校,在该校电教室,他们播放了在宁波拍摄的片子。当罗南英出现在画面上时,孩子们都哭了;当画面中罗南英嘱咐学生们要好好读书时,孩子们个个泣不成声。在他们离开学校时,一群孩子拉着他们,请求他们将一块写满祝福的黑板捎给罗老师。在采访中,他们还了解到罗南英是一个无私奉献的母亲,有着人间最伟大的母爱。在青海采访的这几天,他们处处被罗南英的家乡人所感动。在宁波市民的救助下,罗南英于2006年4月实施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,移植后曾出现排异反应等多种并发症,经治疗后好转,于当年10月10日出院。2006年11月25日因上呼吸道感染,罗南英旧病复发,再次入住宁波市第一医院。这一次,虽经医护人员多次全力抢救,但是罗南英还是不幸离开了人世。

罗南英用母爱感动了宁波人,宁波人又用无私和爱感动了罗南英和她的家乡,这同样也感动了王一波。他说:“一个年轻的女教师,一个年轻的母亲,她对孩子的爱,引来全社会的关注,这是种偶然,也是种必然;她对孩子的爱,最终引来全社会对她的爱,这两种爱的交织和碰撞,是最让我感动的。”

关于母爱,王一波还谈到了他的妈妈,“从小就对我管教很严格,其实这并不是她不爱我,只是用了另一种比较严肃的方式来关爱我,我想这是我最受益的地方。”

从一波那儿,我还了解到,宁波电视台是最早对罗南英事件进行报道的电视媒体,后来因此引发的宁波爱心故事,使得全国很多媒体单位纷纷报道,宁波也因此获得“文明城市”的称号,“爱心宁波”的城市名片也就在那时打造而成,而他那年也因拍摄关于宁波爱心故事而获得3个奖项,其中省里的奖还是政府奖一等奖。

原来就是这样一个感人的爱心故事,让王一波更加喜欢宁波这个城市。选择在宁波工作,他不曾后悔过。

人在宁波心向稻城

在网页地址栏里,输入了王一波发给我的网址,于是,我闯入了属于他的小世界――“我就是波波”。

博客是黑白相间,简洁明了的那种风格,同样,生活中的一波,就如夏天的一丝凉风,给人清爽的感觉。博客里,记载着他3年以来的生活点滴,从简洁的字里行间,我开始了解王一波的生活。

王一波说过,摄影之外,他的世界里不能没有音乐,当工作上碰到不怎么顺心的事,他都要听N遍Likin的somewhere I belong,来宣泄心中的烦恼。如果可以,他真想每天不管做什么事,都有音乐的陪伴。

一波的床头搁着许多他爱看的书,工作之余,他总是喜欢躺在床上,静静地品味书中的奥秘。他喜欢看梁遇春的书,有时,突然间会很怀念他的书,其中《春醪集》和《泪与笑》是他看过很多遍还意尤末尽的;遇春的那句“无情的多情和多情的无情”曾深深地打动过他,使他不能忘怀。他说:“以前只是非常喜欢看他的书,后来回过去看看,才发现自己受他的影响不小,只活了26个年头的遇春,是个活得极明白的人,我也活了26个年头了,我判断不了自己算不算是个明白的人,我只知道很多时候,我选择糊涂。”

摄影、编导的工作是繁忙而没有规律的,每年年终的时候,往往是他们最忙的时候,要赶节目,提前做完过年的特别节目,日子过得昏天黑地的。他说他是不怎么喜欢没有规律的生活,只是工作使然,也没有办法。工作中,一波最开心的就是到外地拍摄节目。每次出行,他都准备好一本厚点的本子,用机器和本子纪录下那个地方的故事。每一个地方,他都用心去体会和玩味,城市也好,乡村也罢,仅只是风景各不同,但却充满故事和诱惑。他很喜欢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,“人不可能永远踏进同一条河,所以,每一次旅途的终点,永远会有不同的心境”。正是带着这样不同的心境,他奔向了下一个未知的地方。他说,如果可以,他愿意背起行囊去流浪,远离城市的喧嚣,远离尘世的浮躁,去看看那些质朴的人们,去看看那原始的自然形态,做不了佛家的清修,倒还可以云游四方,清心寡欲,像庄子一样“逍遥游”。在他心里一直有这么一个愿望,就是能去大漠孤烟处走走,静静地躺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中,看着血色的残阳,直到黑夜的来临。他很想知道在这样荒芜人烟的地方,一望无穷的边际,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,可能他会感动得流泪。只是曾经的心愿一直实现不了。

说起最向往的城市,一波脱口而出,稻城。向往稻城,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喜欢摄影。稻城就是这样一个城市,它有着崎岖的山路、无比虔诚的朝拜者、耸立云霄的冰雪神峰、悠久的人文历史,给了他拍摄的灵感与空间。与稻城相比,宁波则是一波喜欢生活的城市,它充满爱,具有时代的气息。

这就是王一波的世界,一个充满对生活无限憧憬与遐想的世界。

感言与寄语

王一波告诉我,母校万里学院,给了他太多的锻炼机会,也正是这些机会,让他更能从容地适应复杂的社会。相对社会而言,学校还是比较单纯的,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东西。社会有着生存的潜规则,学校和社会就像两种不同的游戏,不同的游戏有自己的潜规则,需要转换心态,转换角色去适应。因此,对于母校,王一波依然心存感激,他说,来到万里求学他不曾后悔过,就如她选择留在宁波工作一样。

“离开家已经10年了,我很想念家人,想念妈妈做的饭菜,工作之余,我一定会多回家陪陪他们”,他说,“工作在外,记住要常回家看看”。

他寄语万里学弟、学妹,珍惜现在你所拥有的,不要给将来留下任何遗憾。幸福是学来的,而不是靠运气获得的,坦然面对生活,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