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百姓奔忙与鼓呼

发稿时间:2005-05-20浏览次数:

文/赵雪梨


范洪,浙江宁波人,文传学院传播系05届毕业生,曾任文传学院团总支宣传委员、学生会宣传部长,现为《东南商报》热线新闻部记者。2005年《记者假扮孕妇追查非法B超车》等一系列报道获得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新闻奖三等奖,浙江省新闻奖三等奖,本人于2006年被评为宁波日报报业集团先进工作者。
成长在一线  百姓利益重于天
从2005年《记者假扮孕妇追查非法B超车》到2007年《卡车卖货作掩护假币换真钞》一系列暗访报道,从顶着12级台风实地采访到远赴安徽送民工返乡,从事新闻工作短短3年里,他从不畏难,主动请缨担当重任,成为报社富有影响力的年轻记者。
他,就是范洪。
在追查非法B超车中,他和同行一起跟踪暗访,与警察一起蹲点,置个人安危于不顾,终于让以“刘医生”为首的黑B超团伙的罪行暴露在阳光下。大快人心的是,“刘医生”一伙最终落入法网。这起在省内属于罕见的因非法鉴定胎儿性别而判医生入狱的案件,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。为此记者获得了市政府的5000元奖金,得到了总编的嘉奖,最后连人寿保险都主动要求为参加该行动的每位记者上保。
 “身为记者,特别在从事法制类报道中,常常要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,但我在出发奔赴现场的那刻,考虑的不是前方有多危险,而是如何做好这条新闻。”范洪曾这样说到。
为了做出更好的甚至是独家揭露型报道,2006年初,范洪和程鑫、江涛等几位老记者开辟了“S三人行”栏目,用独特而敏锐的“新闻眼”捕捉那些常人看不到的细节,专门通过调查、暗访,以尖锐的笔触完成了一次次对世象百态的纪录。“‘S三人行’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新闻栏目,更应该是我的一次大胆尝试,风险尽在其中。因为,我们的报道在捍卫百姓的权益的同时,自然威胁到另一部分人的利益。”
2006年12月24日,一起婴儿被拖死事件刺痛了范洪的心。事情是这样的:一位年轻的母亲身背10个月大的婴儿,在购买大米时当场揭穿卖主用假钞换走自己的真钞的企图,并紧抓车子不放卖主离开,丧心病狂的卖主竟开车将女子拖了近百米。结果,这个小生命在经历了自己短暂的10个月后,永远闭上了双眼,再也听不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了。
事发后,范洪得知用假钞换真钞的是一个团伙。他们开着卡车以卖东西为幌子,然后伺机用假钞换走他人的真钞。范洪当即决定要为这对母子讨回公道。由于该团伙流动作案,想暗访也无从查起。数月里,范洪反复调查,终于摸清了这伙人的活动规律,加上他时时留意收集证据,为警方的抓捕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2007年5月15日,这一团伙在鄞州五乡镇故伎重演,当场被民警抓获。
在现场倾听  记者苦中更觉乐
目前,范洪主要从事热线新闻与法制新闻报道,每天的采访大多直接来自基层。在他看来,记者不光要有“入地钻天”的本事,更要善于倾听来自民间的声音。
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心情,就好比一个城市会有不同的侧面。人们在生活中面对酸甜苦辣时的百般滋味,如果自己一直关注下去,它就有可能是一个城市365天的缩影。除了敢为百姓伸张正义,也要在平凡的生活里不断寻求感动。
范洪说,2年来的工作经历,如果再算上自己在校期间采写新闻的积累,那么,自己采访过的人、采访过的事已经多得很难记清。但是,一次与民工兄弟同行,奔赴安徽采访的经历,令自己感到人与人之间需要的是心灵的沟通,特别是面对弱势。
话说2007年的春运,第一次对回安徽老家过年的民工兄弟们卸下了“冷峻”的面孔。2月4日,范洪作为《东南商报》特派记者,和1479名民工兄弟一起踏上了前往亳州的列车,见证甬城首次推出的“送农民工返乡”活动。
此行,范洪与民工兄弟一路相伴。16个小时的火车坐下来,他已经和车厢里的民工兄弟打成一片,有的还邀请他到家中做客。晚上9点过后,车厢里静悄悄的,很多乘客已闭上眼睛在打盹。而那时的范洪还在不断敲击着手头的笔记本电脑,他要赶在当晚把稿件发回报社编辑中心。
为了这次安徽之行,范洪做足了准备。光同样的笔记本电脑就备好两台,还要带有存储卡的手机,他说,万一电脑出了问题,就用手机把稿件发回去。为保证电脑供电,在车上赶稿,一定要先手写,再输入电脑。当时,该市另一家媒体的记者就遇到了电脑故障问题,仅带一台电脑的他急得束手无策。
次日早上,《载着1479个乡愿,民工专列启程》就和读者见面了。而身在安徽的范洪,正坐在赶往民工吴中山家中的汽车上,乡间小路坑坑洼洼,颠簸了一路,终于到达了吴家。与其说采访,不如说是朋友之间叙叙旧。当范洪把甬城好心人的“心意”交到吴中山等人手中时,朴实的农民竟有点不知所措,只管拿出香喷喷的油茶、油条、葱油饼招待“远客”。
那天,从吴家回来后,途径安徽的几座城市,坐在合肥的月台等车,范洪又打开电脑,写下了最后几段话,争分夺秒把稿件抢发了。
范洪说,记者捉笔涉足的领域很多,自己还需要不断磨练。当拿到新闻奖的时候,也有人问:“你是来自万里吗?”范洪的观点是:其实一个人的“出处”(所毕业的高校)并不重要,关键是一个人是否愿意去付出,自以为出生名门,并无端的自负,那是可怕的。
或许,对于范洪这样一位年轻的记者来说,能够为百姓奔忙与鼓呼是对母校最大的回报。